传统农业遇上高科技,未来的农业将是什么样?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06-11 16:51:28
浏览

  11日,农业农村部最新农情调度显示,全国夏粮收获已过六成。同时还发布提醒,随着华北地区麦收开镰,小麦机收大会战已进入后半程冲刺阶段。

  今年的夏收,智能农机装备是一大亮点。农业农村部此前透露,夏收冬小麦过程中,黄淮海主产区机收率超98%。此外,在今年的机收大会战中,带有计亩测产功能的无人驾驶收割机、带有漏播监控功能的高速玉米播种机、植保无人飞机等农业“黑科技”也都悉数亮相,帮助农民轻松收获、科学种田。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样的农户艰辛劳作场面正在被科技改变,如今,中国农业领域正成为高科技聚集地。

  《2017中国农业科技论文与专利全球竞争力分析》显示:2014—2016年间,中国农业发明专利申请量全球第一,且近5年技术发展增速保持第一;同时在园艺、种植和播种技术、饲料和肥料几个领域相对技术优势排名均位居第一。

  哪些新技术将让农业与“靠天吃饭”说再见?科学技术的日渐普及对中国农民又带来哪些影响?

  

传统农业遇上高科技,未来的农业将是什么样?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农业数字化发展正当时

  应用较好的智能农机装备,农业农村部点名了无人驾驶收割机。

  据悉,这款无人驾驶收割机在山东嘉祥、泗水等地应用,操作者只需在作业前设定好割幅、耕作面积等参数,收割机便能按照模式及轨道进行自动作业,行距误差不超过4厘米,损失率不超过1.5%,既节约了成本,又提高了效率,成为今年“三夏”新宠。

  而智能农机装备“炫技”可不止在收割阶段。

  5月下旬,内蒙古迎来稻米插秧时节,位于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右翼中旗的阿里巴巴淘乡甜兴安盟大米标准示范基地稻田中,今年却多了一款新设备:智能墒情仪。

  据介绍,这款智能农业设备,可实时监测稻田中土壤体积水分含量和土壤温度,还能自动识别土壤饱和含水量、持水量以及作物活动的根系深度。

  

传统农业遇上高科技,未来的农业将是什么样?

  智能墒情仪 国是直通车 杨佳欣 摄

  “之前,插秧育秧都是靠自身经验,存在很大局限性。有了这个设备,就可以利用精准数据,更有效地施肥加水,还能时刻把握土壤信息,我们农户的风险也降低了。”科右中旗杜尔基镇双金嘎查村长韩玉亭对国是直通车说。

  另一个在信息采集方面起到很大作用的智能农业设备是“八要素全自动气象站”。该农业设备能实时回传风速、风向、雨量、辐射、大气压力、空气湿度、空气温度、空气污染八项重要气象信息,显示预测未来5天降雨量数据,并提供设备所在位置1小时内分钟级别的精准降雨量预测值。

  “运用科技的手段,让农户更好地知道怎么灌溉,灌溉多少,如何施肥,施多少肥,能让我们更好地向有机农业发展,我们还在安装了设备的稻田里养河蟹,这样能更好地创收。”韩玉亭说。

  而在农作物管理阶段,当地还陆续启用了可以监测病虫害并打农药的无人机。据介绍,该农用无人机在指定农田上空飞行一圈,就能判断是否有病虫害、病虫害的密度和严重程度,甚至可以以此预估产量。

  阿里巴巴大农业发展部高级运营专家章新光介绍,这种无人机可以在空中精确到厘米,避免传统人力喷洒农药的漏洒和重复喷洒。以前一亩地打农药是需要半天,现在无人机打农药只用5-10分钟,成本最低只要8元。

  多款智能农业设备在今年的夏收环节以及科尔沁右翼中旗的应用只是当代中国农业智能化、机械化发展的一个缩影。今年1月,农业农村部农业机械化管理司副司长李安宁曾表示,当前中国农业生产已从主要依靠人力畜力转向主要依靠机械动力的新阶段,农业机械化发展也进入了新时期。目前,全国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已经超过67%,其中主要粮食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率已经超过80%。

  在政策上,中国对科技在农业领域的应用和推广力度也在不断加强。2018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建设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到2025年中国将打造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现代化农业创新高地、人才高地和产业高地。今年的一号文件也强调,要“强化农业科技创新推广”,并指出“着力在生物种业、现代农机、智慧农业、绿色投入品等领域,加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与装备创制应用。”

  科技的发展和应用,将让传统农业得以从“靠天吃饭”向“靠技术吃饭”转变。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在政策支持下,科技将有力促进中国向农业强国迈进。

  市场化思维创收

  科技在农业领域的应用和推广还为农业的市场化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

  在科右中旗当地传统的种植模式下,一亩地产粮一千斤,当地大部分农民1.3元一斤卖给工厂,一亩地只能卖1300元,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

  国是直通车在与当地农户沟通过程中发现,由于长期处在传统、分散小农模式,过去很多农户对市场化的理解模糊,甚至还有希望创业的农户认为所谓空运售卖当地农产品的操作流程,就是雇工人扛着大米去机场,而现在大部分的农户都已经开始理解并学会回应市场了。

  科右中旗杜尔基镇党委书记金德晓说:“我们要从卖初级稻谷转变到卖大米。不止卖稻谷,我们要自己加工稻谷,注册成自己的品牌,下一步还要往绿色方面发展,往有机方面发展,让我们这些到稻农卖高端农业产品。”

  科右中旗杜尔基镇双金嘎查小忙哈艾里村民王梅花对国是直通车坦言:“以前家里只种圆粒稻米,种完等着国家来收。现在利用科技手段,提高了稻米质量,在和这些科技企业接触过程中,也开始有了市场化思路,有信心种植市场化的长粒稻米。之前的收入是1万余元,去年收入达到了3万元,收入也翻番了。”

  王梅花一家的情况并非个例,在2018年阿里巴巴电商扶贫以来,杜尔基镇水稻共销售1800万斤水稻,收入2700万元,卖出了160万斤稻米,收入480万元,净利润达到2200万元左右,利润比往年增长了10%。

  科技手段革新当代农业的生产方式,同时也在改变农户的创收思路。科技的发展才是授人以渔的同时,还建造了让农民更自由发挥才能的鱼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