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煤南运”大动脉开通 浩吉铁路规划年运输能力达2亿吨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0-23 05:15:28
浏览

  世界上一次性建成并运营的最长重载铁路——浩吉铁路开通

  “北煤南运”大动脉,通了!(产经观察)

“北煤南运”大动脉开通 浩吉铁路规划年运输能力达2亿吨

  图为浩吉铁路穿过毛乌素沙漠。本报记者 史家民摄

  9月28日,广袤无垠的毛乌素沙漠腹地,随着一声鸣笛响彻天际,列车缓缓开出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浩勒报吉南站。世界上一次性建成并运营的最长重载铁路——浩吉铁路(浩勒报吉至吉安铁路)正式开通!

  作为一条以煤运为主的重载货运线,浩吉铁路一跨长江两越黄河,由北向南先后穿越毛乌素沙漠、黄土高原、秦岭山脉、江汉平原等地域,创下不少世界之最。

  “以往煤炭先运到北方港口,再由海轮运往江苏,换江船运至电厂,调运周期要30天左右。浩吉线开通后,煤源地的煤炭只要一天就能抵达电厂,打通了能源运输的大动脉!”华电江陵电厂总经理汪家军说。

  开辟“能源直达线”

  浩吉铁路每年运输的能源可发电超过4700亿千瓦时,能满足全国居民半年的生活用电

  浩吉铁路纵行七省区,全长1813.5公里。在中国铁路版图上,新增这样一条纵贯南北的能源运输大通道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国是煤炭消费大国,煤电在电力供应结构中约占2/3,是保障电力供应的主力能源。但长期以来,煤炭供需矛盾突出,资源主要分布在西北部,但消费却集中在东南地区。为满足华东和华南地区的煤炭需求,我国实施了“西煤东运”计划,先后开通大秦铁路、神黄铁路和瓦日铁路三条运煤专线。

  “这三条煤炭运输线路起点都在晋陕地区,通过铁路将煤由西向东运往华北港口,再入海进江,辗转抵达华中地区。”蒙西华中铁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韩贺庚直言,相比过去要“绕一个大圈”,浩吉铁路成为纵贯南北的“直达线”——将“产煤大户”蒙陕甘宁的能源直接送往“用煤大户”鄂湘赣等地区,大大减少运输成本和周期。

  时间缩短,运力不减。为了提高煤炭运量,浩吉铁路开通初期便开办车站77座,规划年运输能力在2亿吨以上, 开通当年目标运量755万吨,2020年预计运量6000万吨,之后实现连续增运。

  年运输能力2亿吨意味着什么?可装满线路在用载重最大的车皮250万辆,每辆车长12米,合计长度可绕赤道接近一圈;其所提供的能源可发电超过4700亿千瓦时,能满足全国城乡居民半年的生活用电。

  更值得一提的是“环保账”。中国铁路设计集团有限公司浩吉铁路项目总工程师李永金介绍,浩吉铁路可以替代远距离的卡车运输,减缓南北公路运输压力,从而在优化国家能源运输结构的同时,“公转铁”还将节约运输能耗。“据测算,铁路运输的能耗大概是公路运输的1/7,其污染物排放大约是公路运输的1/13。”

  不少人或许会问,为何不在原产地把煤直接变为电输送到东南地区?

  “无论从投资性价比还是土地资源占用来看,铁路运煤都比直接输电更为划算。”国家发改委能源所能源经济中心副主任肖新建算了一笔账——

  从投资性价比来看,把浩吉铁路设计运力2亿吨/年的煤炭,换算成火电装机容量约8500万千瓦,而一条输送能力1000万千瓦的特高压输送2亿吨原煤的电量,需要的电网投资约2160亿元,相较而言,设计投资1930.4亿元的浩吉铁路更为经济。

  从土地占用情况看,浩吉铁路作为重载铁路,占地宽度20—30米,而建设特高压电网占地宽度至少80—100米,不适合穿越人口密集的地区。

  “更重要的是,铁路对沿线地方经济发展的带动作用更强。”肖新建解释,浩吉铁路沿线大型桥梁多为公铁两用桥,它的建成通车不仅是对全国铁路网的重要补充,也将增强沿线区域间的经济交流。

  穿越“地质博物馆”

  在“风沙地”中铺轨,“软豆腐”里打洞,“海绵垫”上立柱

  要打造这样一条“北煤南运”的能源大通道谈何容易?!

  “铁路所经之处,有茫茫大漠风沙扑面,有黄土高原千沟万壑,还有山川丘陵平原湖泊,地质复杂地形多变,好似一头钻进了一座‘地质博物馆’!”李永金感慨。

  ——“风沙地”中铺轨,智能监测保稳定。

  铁路穿越沙漠,首先得“战”沙。毛乌素沙漠腹地,流动沙丘连绵起伏,只待风起而动。“每当刮起西北风,周边的沙丘便‘复活’了,以平均每年3—5米的移动速度向铁轨进发。”中交一航局工区经理胡延杰测算,如果沙丘不做处理,5年左右就会抵达铁路边线,掩埋铁道。

  走近一段风沙路基细细察看——铁轨两旁的坡面上一格格“井田”密织,上方种植的沙柳冒着绿意,别看它叶小不打眼,却根系发达、耐寒抗旱,延伸开去数十里,远远望去,竟是一条绿色长廊,成了铁路的“贴身防护服”。顺着线路往两侧看,灌木林带和草带每隔30米交替出现,最宽处达210米,筑起一道绿色“挡风墙”。

  在沙漠里筑路,既要防沙,也得用沙。风积沙松散稀疏,如何才能压实填充路基呢?

  “沙土改性。”中交一航局项目经理李选丰道出奥妙,通过测定沙子的物理力学特性,改良粉细沙压实工艺,最终将风积沙大规模填入路基。“为了监测其长期稳定性,事先在试验段路基里暗藏了100多套仪器,未来能实时分析相应范围的稳定力,进行智能监测。”

  ——“软豆腐”里打洞,创新技术守安全。

  驶出沙漠,车外换了景象。山高谷深,沟壑纵横,陕西靖边耸起的一座大山成为盘踞在浩吉铁路上的又一道关隘。蒙陕段隧道群所处地段,90%都是软弱围岩。在脆弱富水的土层上开槽打眼,无异于在“软豆腐”里凿洞。

  要想穿山越岭,就得“破”土。建设者们为白城隧道量身定制了世界首台大断面马蹄形盾构机,以九个小刀盘共同组成断面进行切削掘进。记者看到洞口切面平整,山体绿意葱葱,仿佛只做了一场“微创手术”。据了解,这一全球首创的隧道开挖方式较圆形截面减少10%—15%的开挖面积,极大提高了隧道空间利用率,创下了月掘进308.8米的纪录。

  抬头看山,转头见岭。“通过优化施工技法、推进机械化操作,建设者们一路打洞开道,让铁路顺利穿越崇山峻岭。”蒙西华中铁路公司蒙陕指挥部工程技术部副部长管晓军介绍,正是在这样的技术攻关和强化管理下,蒙陕段186公里54座隧道得以全部顺利贯通。

  ——“海绵垫”上立柱,稳扎稳打承重量。

  列车进入三门峡水库上游,只见三门峡黄河公铁两用大桥两排高大粗壮的桥墩林立,宛若一条蛟龙盘旋于水面上。

  为了充分满足公铁两用运输荷载需求,大桥顶推重量相当于2万多台小汽车,是世界上连续顶推距离最长、重量最重的公铁两用大桥。

  如此“庞然重物”的立足之地却是细软滩地,如何在“海绵垫”上打桩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