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CEO戴雷:中国提供了真正的创业环境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1-09 20:20:54
浏览

  国是访问 | 拜腾CEO戴雷:中国提供了真正的创业环境

  把中国当作第二家乡

  中国这么大,欢迎来看看。第二届进博会正在举行,中国向世界发出开放的最强音。

  中国有着庞大而广阔市场,吸引了全球企业来中国做生意;中国有着不断完善的营商环境,吸引了全世界投资者来中国投资兴业。

  在中国,正有这样一批外国人,他们在中国的时间比在本国的时间还要多,他们选择在中国投资创业,选择在中国实现自己的梦想。

  1998年,戴雷(Dr. Daniel Kirchert)来到中国,在南京大学专修中文课程。他当时大概没有想到,20多年后,将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开始自己人生的创业之路。

  

拜腾CEO戴雷:中国提供了真正的创业环境

  拜腾供图

  在戴雷印象中,1998年中国道路上到处都是自行车,私人车基本看不到,而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汽车消费大国,千人汽车保有量达到170辆左右。

  “不可思议”是戴雷对中国汽车市场近20年发展的形容。这个词同样适用于他个人的经历。

  2005年,戴雷进入宝马中国,在此期间宝马中国销量翻了12倍;2013年,接手英菲尼迪中国事业总部,三年间英菲尼迪中国销量增长150%。2016年,组建了一个国际化的团队,开始在中国的汽车创业之路。2018年,戴雷获得中国政府表彰在华外国专家的最高奖项——中国政府友谊奖。

  戴雷说,中国是他的第二家乡,他希望给世界提供一辆来自中国的高端汽车。

  创业,走出舒适区

  “从宝马到英菲尼迪,再到创业,你的人生经历很有意思。”记者说。

  “不会,白头发多多了。”戴雷苦笑着回。

  这个高高大大的德国人,在2016年以前的事业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先后担任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英菲尼迪中国及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职位,在汽车业界颇有一些名气。2016年,放弃在别人眼中优渥的薪水、高管的光环、舒适的工作,出来创业并建立拜腾品牌。

  回顾事业的两次转变,戴雷觉得“做有意义的事”是值得的。

  第一次转变,从宝马到英菲尼迪,从一个高管转变为一名掌舵人。

  2013年,戴雷在一场“人事地震”后离开了工作10个年头的宝马。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戴雷离职部分原因与宝马在中国的战略调整和人事变动有关。当时,宝马中国有三位高管先后离职,戴雷是其中之一。

  令人不解的是,戴雷在离开宝马后选择了当时在中国市场并不太受欢迎的英菲尼迪。2012年中日之间钓鱼岛主权争端升级,日系车在华受到抵制,日本车企在中国的销量急剧下滑,英菲尼迪也不例外。

  “去英菲尼迪是在最不好的时间。当时英菲尼迪主动找我,希望在中国能够有好的发展。因为,要想把英菲尼迪做成一个全球性的品牌,中国市场非常重要,也很关键。”戴雷回忆说,这是一件非常有挑战性的事,但同时也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戴雷显然是一个营销的高手,在英菲尼迪工作的3年时间,超过4万台的销量、高达34%的增速以及超过100家的经销商网络,是他和团队交出的成绩单。

  

拜腾CEO戴雷:中国提供了真正的创业环境

  拜腾供图

  第二次转变,从英菲尼迪到创业,从一名掌舵者到一个创业家。

  “做一名企业高管很好,待遇好、工资好、一辈子的养老、一辈子开他们的车,一辈子都会过得很舒服,工作也不会太累,工作日基本上5、6点就下班了,周末可以在家好好休息,日子会过得很舒适。”戴雷了解做一家企业高管能够获得的东西,但显然他认为自己应该去做更有意义的事。

  戴雷对创业者一直都很敬佩。大概在2008、2009年的时候,因为工作的关系,戴雷得以接触到中国本土企业家群体,这对戴雷而言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他们很多都是中国改革开放中的第一批创业者,他们有着独特的创业经验和管理思想,其中就包括马云、柳传志、郭广昌等人。

  “他们创业面临的困难,他们的那种勇敢、坚持和应对各种挑战,他们做事的逻辑、决策流程以及价值观,对我影响很大。”戴雷认为,在一家大公司做高管和创业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创业意味着可以创造一个全新的东西。

  大概从2014年开始,特斯拉、电动车突然受到社会上的关注,共享汽车、无人驾驶技术兴起,整个汽车行业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

  戴雷意识到,“机会来了”。

  选择,中国是一片热土

  在传统造车领域,德国、美国和日本无疑是行业的领头羊。一份2019年上半年全球汽车销量排行榜显示,日系、美系和德系汽车包揽了排行榜前十位。中国汽车品牌近年来迅速成长,国际化发展能力也在逐步提升,但与大众、丰田、福特等老牌汽车品牌仍不在一个量级上。

  国际汽车制造商协会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汽车产量是9570万辆,中国汽车产量是2780万辆,占全球的30%;2018年中国汽车整车出口额是157亿美元,占全球汽车出口份额的1.6%。

  中国汽车产业大而不强的问题依然突出。

  更重要的是,汽车行业是一个投入大、产业链长的行业,从概念到研发、供应链、制造再到销售,整个过程投入大、周期长。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描述,整车行业是一个需要烧钱200亿以上,至少十年才能检验是否成功的行业。

  造车不是造自行车、手机,汽车的可靠性、安全性、稳定性需要长期的工业积累。

  对戴雷而言,在中国打造一辆全球化的汽车,而且是豪华汽车,充满挑战。

  但挑战往往与机遇并存。

  

拜腾CEO戴雷:中国提供了真正的创业环境

  拜腾供图

  “中国政府创造了一个真正适合创业的环境,社会上最好的人才都愿意出来创业。”2014年至2017年,在汽车领域,和戴雷的拜腾一并被称为造车新势力的有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威马汽车、车和家等几十家创业企业。

  没有例外,这些造车新势力都将“宝”押在新能源汽车领域。

  早在2012年,国家就发布了《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提出以纯电驱动为新能源汽车发展和汽车工业转型的主要战略取向,重点推进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