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代表委员话省域治理:着眼效能、基层谋“最优解”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20-01-16 21:43:55
浏览

  中新网杭州1月16日电(柴燕菲 张斌)当前,中国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此背景下,东部沿海省份浙江提出要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

  今年的浙江省两会上,多位该省大人代表、政协委员就“谋求省域治理现代化的‘最优解’”话题接受中新网采访时,均表达了提升治理效能、强化基层治理的共识意见。

“代表通道”集中采访活动现场。 王刚 摄

“代表通道”集中采访活动现场。 王刚 摄

  树立省域治理现代化“结果导向”

  “浙江省域治理现代化走在全国前列。”浙江省人大代表、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院长范柏乃说,从“最多跑一次”等改革为全国贡献经验就能看出,在未来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方面,浙江有进一步提供经验的“潜力”。

  范柏乃指出,未来,加强省域治理的制度建设、加强省域治理与大数据等技术的结合、加强领导干部的思维由管理向治理转变、拓宽民众参与省域治理的平台等,应成为浙江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关键内容。

  “‘治理’和‘管理’的最大区别在于,‘管理’强调政府的力量,‘治理’不仅强调政府力量,还强调社会各界力量的参与。”范柏乃说,此次浙江省两会首次开通“代表通道”“委员通道”,是拓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与社会治理,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重要形式,也是官方拓宽民众参政议政渠道的体现。

李旺荣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 王刚 摄

李旺荣在“代表通道”接受采访。 王刚 摄

  如其所言,包括上述浙江省两会新气象在内,从去年浙江省委十四届六次全会发布的决定到今年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都不难看出该省省域治理现代化的努力方向。

  浙江省委十四届六次全会提出,要把“最多跑一次”的理念方法作风运用到省域治理各方面全过程,聚焦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突出省域治理关键环节和具体制度等。今年浙江省政府报告则提出,要创新社会治理,坚持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加快推进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等。

  浙江省人大代表、浙江大公律师事务所管委会主任李旺荣表示,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要拥抱数字变革,以政府数字化转型带动各领域数字化转型,为治理现代化插上“腾飞的翅膀”。“也要强化信用在治理中的支撑作用,构建一体、可信、可控的社会信用链系统,构建不敢失信、不能失信、不愿失信的机制和环境,为治理现代化奠定重要基石。”

  “我是连续两届的‘老代表’,这几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越来越‘实在’,着重体现各项工作的‘效能’,这也体现出省域治理现代化的‘结果导向’。下一步,政府应朝‘整合型’方向努力,更有效地协调各部门、各方面,实现精准发力,提升治理效能。”浙江省人大代表、浙江医药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吴国锋说。

  “瞄准”基层治理寻“最优解”

  治理现代化的重点除提升治理效能,也在强化基层治理。此方面浙江有一定成绩,同样有提升空间。

义乌市行政服务中心。(资料图) 王刚 摄

义乌市行政服务中心。(资料图) 王刚 摄

  浙江省人大代表,绍兴市中心医院院长、党组书记马高祥表示,基层应是省域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方向。“只要基层解决好,越到上面矛盾会越少,所以‘重心’‘龙头’一定在基层。”

  马高祥以其所在的医疗领域介绍,浙江推出的县域医共体建设就是省域治理现代化的“浙江样板”之一。“我们医院是浙江首批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单位。两年多来,我们的基层就诊率提高到90%以上,形成‘小病在社区,大病在医院’的良性发展趋势。”

  “‘枫桥经验’指把矛盾解决在基层。看病也一样。实现‘早防早治’是今后改革的方向,就是从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核心转变。无论是人才、设备、政策,未来都应向基层进一步倾斜。”马高祥说。

  除医疗领域,基层近年来出现的“新矛盾”亦被看作治理现代化的突破方向之一。

  “从基层治理角度看,浙江乡村治理的水平走在全国前列。但相比乡村,城市的基层治理仍然存在短板,需要进一步完善各项制度。”浙江省人大代表、浙江永大律师事务所主任俞岚说。

  她介绍,2019年自己在走访时了解到,当前城市基层社区多发物业纠纷,基层法院、基层调解平台每年都会受理不少此类案件。“目前,社区内各个小区的业主自治水平不一,需要政府出台指导性的明确规定。”

  “基层是矛盾最集中、最突出的地方,因此需要协商民主的方式解决基层的问题。”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隗斌贤说。

  隗斌贤认为,浙江在基层治理中有不少好经验、好做法,如浙江桐乡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以及基层协商民主、发动乡贤参与基层治理等。在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意识逐渐提升背景下,进一步提升基层协商民主有重要意义。

浙江某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张煜欢 摄

浙江某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张煜欢 摄

  “要将协商民主进一步延伸至乡镇、村和社区。通过协商,既可以汇聚民智,有效消除隔阂,为党政决策提供新视角,增强决策科学化水平,还可以将工作对象变治理力量,增加‘治理资源’,更好化解基层矛盾。”隗斌贤说。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此前公开表示,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重点在基层、活力在基层,难点也在基层。“要在坚持国家总体部署与基层实践创新相结合上多想办法,引导带领各方力量参与基层治理,推动形成上下贯通、又充满活力的基层治理工作体系,在高水平推进省域治理现代化上创造更多鲜活经验。”(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