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浆疗法企业发声:未现不良反应,捐血无碍健康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20-02-15 15:03:06
浏览

  近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药中生”)用康复者血浆制备特免血浆投入临床救治重症患者,以及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发布会上恳请康复者捐献血浆等引发大众关注。

  康复者血浆治疗是针对所有患者的方法吗?血浆疗法是否有不良反应?是否影响康复者健康?15日,国药集团召开媒体沟通会,对公众关心的问题作出回应。

  是否有不良反应?

  ——目前治疗的危重病人未发生任何不良反应

  国药中生:

  严格按照国家卫健委和国家药监部门的标准制备了新冠康复者血浆,并用于11名危重病人治疗。“截至2月13日,所有治疗的危重病人未发生任何不良反应,各项重要检测指标全面向好,其中一位86岁危重患者应用此治疗方案后,临床体征和症状明显改善。”

  所有人都能用“血浆疗法”吗?

  ——危重和危重症病人才使用

  国药中生:

  这次康复者血浆治疗不是针对所有新冠肺炎患者,不是所有新冠肺炎病人一概使用,重症和危重症病人才使用,因为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少数才会转为危重症。对于血浆疗法的入选者需要在严格评估下才能进行,要符合医院入选条件。

血浆疗法企业发声:未现不良反应,捐血无碍健康

国药中生媒体沟通会现场。中新网 谢艺观 摄

  捐血浆是否影响康复者健康?

  ——康复者血浆采集对健康没有多大影响

  国药中生:

  在康复者身体允许的条件下,会进行体检、评估,在符合献血和献浆法规条款,本人自愿情况下去献,保证献浆者的安全性。同时,采集康复者的血浆是单采血浆,其他成分全部还输给献浆者本人,对献浆者相对来说更安全。

  从保护康复者健康的角度出发,一般采400ml左右,这主要取决于对健康评估和本人意愿。但不管是采取400ml还是500ml,首先要保证康复者的安全。在保护康复者健康不受影响的情况下,尽量多采集一点血浆,就多一份希望。一人采集的血浆可以救治两到三位危重病人。

  血浆疗法对治疗者安全吗?

  ——多项措施确保血浆使用对治疗者安全

  国药中生:

  第一,遵循国家献血法有关规定;第二,血浆处理后要符合血浆制品和原料血浆采集的标准要求;第三,康复者要符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康复出院的标准;第四,对血浆进行检测,除了原材料血浆,增加了呼吸系统22种病原的检测,消化系统5种病原的检测,甲肝、乙肝、丙肝等将近30多种病原的检测;第五,采完康复者的血浆后进行病毒灭活工艺。

血浆疗法企业发声:未现不良反应,捐血无碍健康

2月14日,武汉金银潭医院一名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在该院捐献血浆。中新社发 武汉金银潭医院 供图

  背景:

  特免血浆到底是什么?

  据国药中生介绍,新冠特免血浆制品是由康复者捐献的含高效价新冠病毒特异性抗体的血浆,经过病毒灭活处理,并对抗新冠病毒中和抗体、多重病原微生物检测后制备而成,用于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的治疗。

  此前报道

  武汉金银潭院长:恳请康复者捐献血浆

  2月13日,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发布会上表示:康复患者体内有大量的综合抗体对抗病毒,在此恳请康复后的患者积极来到医院,伸出胳膊,捐献血浆,共同拯救还在与病魔作斗争的病人。

  此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的通知》,提出对重型、危重型病例的治疗可采用恢复期血浆治疗。采用恢复期病人血浆疗法,通过临床输注康复者恢复期血浆或将其制备成特异性免疫球蛋白,疗效较好且安全。

  2月14日晚,在与央视新闻《新闻1+1》连线时,张定宇表示,“任何一个治疗都有一定的风险,因为输入的是别人的血浆,里面有过敏和其他的一些不确定的因素。但就目前在重症病人的救治方面,这是一个必要的选择,它的风险远远小于获益。”

  对于康复者治愈后多久可以捐献的问题,张定宇建议,康复者在治愈两周后参加捐献,这样能保证他体内的病毒已经得到很好地清除。对于康复者来说,捐献血浆不会有什么影响,和普通的捐献血浆没有太大区别。

血浆疗法企业发声:未现不良反应,捐血无碍健康

2月14日,武汉一名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献血屋捐献血浆。图为献血屋外景。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专家:血浆疗法对新冠病毒治疗并非百分百有效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免疫系教授、中国免疫学会副理事长黄波表示,这一方法对新冠病毒治疗并非百分百有效,这个方法理论上可行,但每个患者的真实情况远比此复杂。其复杂性在于,每一个被感染的机体所产生的抗体不止一种,甚至多达10余种,但其中只有1种能成为中和性抗体,也只有这种中和性抗体能阻止病毒进入细胞内。

  而其他抗体可能只是在识别病毒。因为完整的病毒是一种颗粒,它的核酸物质包裹在里面。尽管有些抗体能识别病毒颗粒里面的蛋白质,但由于空间和物理阻碍,这样的抗体无法进入其中,因此难以消灭病毒。

  这一做法已在超过10人身上试验,且重点指标全面向好,这些数据只能说明初步看到了某一些治疗现象。

  黄波还表示,还要注意一点是,康复患者中没有用的病毒抗体,进入正在接受治疗患者的身体,甚至还会对机体产生不良反应。这个治疗办法已经存在了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过去治疗sars、埃博拉病毒等,都采用过类似手段,其疗效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真相到底如何?

  留待时间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