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动物治理不该止于上热搜 合理监管方能终止恶性循环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2-04 17:07:37
浏览

  流浪动物治理不该止于上热搜

  “狗患”背后是“人患”,唯有合理监管方能终止恶性循环

  本报记者 郜阳

  它们浑身脏兮兮,但对人友好,每次遇见人手里提着袋子,都会热情地围上来。或因为“铲屎官”不再宠爱、或因为主人的一个疏忽,它们只好浪迹天涯。上海正在发起首轮入冬冲刺,对于流浪的它们来说,象牙塔似乎是熬过寒冬的最佳选择:这里的建筑旁总能传来温暖,这里的人们有时还能给一两根火腿肠。  

  可它们也会犯错,兴奋过头时抓伤好心人的手,夜里嬉闹时突然窜出吓着无辜路人……对这群特殊的“毛孩子”,有人可怜、也有人反感。近日来,流浪狗再度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这一次,我们又该做些什么?

  高校打狗

  暴力事件引关注

  11月30日中午起,“上海建桥学院打狗”的视频在网上热传。当天,该校校长办公室发布情况通报称:3名保安在图书馆附近对校园内流浪犬只进行捕捉时,采取了极其不当的处置方法和手段。学校已责成教育服务公司对涉事的3名保安作出停职并接受调查的决定,并将在进行深入调查后依据事实对相关责任人员作出严肃处理。

  很多网友对保安的行为表示愤怒,认为暴力扑杀不妥;也有人质疑,学校内有太多流浪狗,对师生安全是威胁。该校医务室提供的数据也印证了后者的观点:自今年秋季开学以来,学生到校医务室登记被狗抓伤、咬伤的事件达到32起,其中11月就有7起。

  该校后保处处长周宇华表示,理解与认同学生们对动物的爱心,但流浪猫狗每年都会造成校内师生的伤害事件,会定期请专业机构前来收容这些流浪动物。但当日的处置方式一定是不妥当的。记者今天从上海建桥学院获悉,该校正组织志愿者到各个救助站考察环境,校方将采购狗笼、猫笼等相关设备,将校园内流浪动物分批送到救助组织。

  事发当晚,该校学生在流浪动物救助群内发布了流浪狗“白手套”的信息,并众筹了300元。目前“白手套”已交由有救助经验的大四学生带至自己家中,后续将为其注射疫苗,并寻找领养宠物店或家庭。

  并非个案

  心有余而力不足

  上海闵行区的一所高校内,同样能见到流浪猫狗的身影。“我们曾和学校保卫处商议了一套较为成熟的应对措施——如果在路上遇到小动物感到害怕,可以致电学校保卫处将其抱走;而如果小动物有攻击企图,则可以将之赶出学校。”该校小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告诉记者。

  申城各大高校基本上都有小动物保护协会,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会遵循“TNVR-P”的准则,即诱捕(trap)-绝育(neuter)-免疫(vaccine)-放归(return)-宣传教育(publicize)。针对适合“TNVR”的校园流浪猫狗,校园动物保护组织通过诱捕的方式将其送至专业动物医疗机构接受绝育和疫苗注射等操作。之后,再对小动物进行评估,并为适合被领养的小动物招募领养;不适合被领养或短期内难以被领养的,但又对校园环境不构成安全隐患的,将其放归校园继续生存,等待领养。

  然而,这套准则却没有获得所有人的认可,尤其是在“绝育”这件事上。“很多同学指责绝育残忍。但绝育的好处有很多,这也是大多公益组织都会给自己照顾的流浪猫狗做绝育的原因。”首先,通过绝育的手段,能帮助流浪猫狗避免许多与繁殖有关的疾病,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小动物的寿命。同时,绝育也有助于使小动物变得温顺,有效减少它们的攻击行为。对于很多本身无力养育后代的流浪动物而言,绝育能从根本上杜绝怀孕的发生,从根源上杜绝了先天残疾幼崽诞生和因照顾不周而死亡的情况。

  “学校保卫处会给我们提供绝育的资金,社会上的小动物保护组织和宠物产品公司也会提供一些赞助,有时也会有同学和社会爱心人士自愿捐赠一些。”那名成员告诉记者,仅靠协会几位成员的努力显然力有不逮。

  “溺爱”无益救助不能想当然

  许多高校的学生会利用“双十一”“双十二”废弃的快递盒为流浪动物打造“别墅”,帮助它们度过寒冬。“可我们很怕有人询问能不能帮忙养自己在路边捡到的小猫,真的很难办。”大学动物保护组织形成了这样的共识:对那些自己有生存能力的流浪动物来说,最好的方式还是让它们自己生存。

  最常见的案例是,同学在校园里见到流浪小猫后抱去寻找帮助。但是,在没有确定是否有猫妈妈的情况下触碰小猫,会把人类的气味留在小猫身上,当猫妈妈回来后闻到异味很有可能遗弃小猫甚至咬死小猫。即使没有被猫妈妈咬死,也使得小猫失去了被猫妈妈抚养长大的机会。“我们只能是对那些被发现的、有急救需求的个体提供必要的帮助,给它们科学的救治或者养育,为它们祛除病痛或者找到合适的领养人,仅此而已。”

  治理怪圈

  问题始终没解决

  流浪犬何止是高校头疼的事儿,它们一直是城市治理的老大难问题。对于流浪犬的治理,似乎形成了一个怪圈:不出事无人问津、出事捕杀、有反对声音放弃捕杀,最终又回到了不出事无人问津的“起点”,以至于这群毛孩子年年上“热搜”,问题年年存在。

  流浪犬从何而来?各地答案几乎一致:除了少部分属于走失外,大多遭到了主人的遗弃。“很多犬只的主人并没有为动物做适龄绝育,以至于弃养一只宠物,有可能带来大量‘流二代’。”沪上一高校小动物保护协会曾开展过相关课题调研,负责人小陈告诉记者,“如果原主人没有为其打过疫苗,意味着全社会有可能要为潜在的风险买单。”据介绍,流浪犬的常见病毒类疾病主要包括犬瘟热、犬细小病毒感染、狂犬病、伪狂犬病和传染性肝炎等,其中尤以狂犬病对人危害最大。

  流浪犬伤人又该由谁来负责?以大学校园为例,少数师生会在相对固定的时间和地点投放食物,这是爱心的体现,可也间接养成了流浪动物的依赖性。一旦流浪动物伤人,喂养者是否需要承担责任?去年福建省将乐县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流浪犬咬伤人的索赔案,判决长年投食者承担相应责任。法院认为,投食者的喂养行为不可避免地让动物产生食物依赖,使得动物长期生活在附近。作为喂养人,并未将流浪动物约束或者送到其他公益机构,对所产生的后果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

  知易行难

  监管力度须加强

  上周,家住徐家汇的卢小姐在小区遛狗时与一位不速之客相遇——一条日本柴犬。可小家伙身上既没有牵引绳、也没狗牌和狗项圈。她花了一个半小时,辗转跑遍家附近7家宠物店才找到了失主。狗主人是个年轻的姑娘,有事出门,帮忙遛狗的男友大意了,没有系牵引绳,导致它走丢了5天。“出门遛狗时一定要为它系上牵引绳,这是对它们负责。”可现实情况是,出门遛狗不牵绳的现象比比皆是。不少“铲屎官”抱着“我家狗狗很温顺,不咬人”的思想,从不主动为宠物牵绳子、戴嘴套和打疫苗,更有甚者长期无证养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