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村医补助出现0%拨付率 对村医生活造成影响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2-05 01:56:23
浏览

  在云南省政府办公厅近日发布的一份通报中,多个县市区的“乡村医生有关补助资金”拨付率为0.00%或低于50%。就此情况,部分县市区称通报统计有误,也有县市区表示确为财政紧张。

  新京报讯 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于近日发布了《关于乡村医生有关补助资金拨付情况的通报》。通报显示,截至10月30日,云南省部分州、市未及时足额拨付乡村医生有关补助资金。其中,包括曲靖市陆良县、师宗县等部分地区的资金补助拨付率为0.00%。

  对此,一些县区部门回复称,通报统计有误,当地实际已完成拨付工作。有些则表示因当地财政紧张,正与财政部门协调。  

  多个地区出现拨付率0.00%

  根据通报,包括昆明市官渡区、石林县,曲靖市富源县、师宗县、罗平县,玉溪市易门县,保山市隆阳区、龙陵县,红河州元阳县,德宏州芒市,怒江州兰坪县,迪庆州维西县,临沧市临翔区13个县市区在2019年上半年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拨付率低于50%,其中曲靖市师宗县补助资金拨付率为0.00%。

  在2019年上半年的基本药物补助资金拨付方面,包括昆明市富民县、石林县,昭通市威信县,曲靖市马龙区、陆良县、师宗县、罗平县,玉溪市易门县,红河州个旧市,文山州富宁县10个县市区拨款率不足50%。其中富民县、威信县、陆良县及师宗县拨付率为0.00%。

  通报称,2019年7月,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和省人民政府的要求,省卫生健康委函请各州、市人民政府对乡村医生待遇落实情况开展自查自纠。但截至10月30日,仍有部分州、市未及时足额拨付乡村医生有关补助资金。为确保乡村医生队伍稳定,经省人民政府同意,通报有关情况。

  通报要求,被通报的上述州、市人民政府要高度重视,迅速整改,确保及时足额兑现乡村医生有关补助资金。整改情况于2019年12月10日前报省人民政府。此外,各州、市人民政府要进一步提高认识,落实责任,全面梳理在落实乡村医生待遇方面存在的问题,确保各项政策落实到位。

  未拨付资金或数据有误或正在协调

  昆明市卫健委基层卫生健康处工作人员表示,经核实后,该通报数据与实际情况有所差距,由于省级单位在统计发布前与当地部门核实数据有误,昆明市卫健委基层卫生健康处已于近日提交说明。其中,在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上,昆明市官渡区拨付率为70%,石林县资金拨付已全部到位。基本药物补助方面,截至8月30日,富民县该项补助拨付率为67%。截至8月16日,石林县该项补助全部拨付到乡镇卫生院,并已向县级财政部门报备拨款计划,预计近日就可以发放到乡村医生手上。

  威信县卫生健康局方面回复记者表示,目前县两项资金的拨付率为80%。

  此外,曲靖市陆良县卫生健康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并未就相关问题进行回复。陆良县政府新闻办公室方面表示,针对通报的情况正在核查,不便透露信息。

  曲靖市师宗县卫生健康局办公室负责人则表示因财政紧张,相关补助资金目前尚未发放。同时提到该项资金是由县级财政部门拨款到卫生健康局,再下发到乡村医生,目前补助资金已在县财政部门入账,卫生健康局正协调资金拨付的事,而具体时间并不确定。该负责人表示,2018年、2019年两年未拨付的款项正在同时协调。至于原因,在记者的询问下,对方未作更多回应。

  ■ 追访

  补助按季发放 是乡村医生主要收入

  几位一线乡村医生介绍,乡村医生的主要收入包含基本月工资和补助资金两项。补助资金包括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和基本药物补助资金。上述两项资金分别对应乡村医生承担的主要工作——公共卫生服务与医疗。由于部分地区的卫生所没有设置医疗服务,部分乡村医生只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一项。

  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指针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患者进行每季度一次的检查,针对老人的体检及针对儿童的疫苗接种。而基本药物补助资金的计算是根据服务的人数、半径、门诊人次以及基础药物的数量统计的。

  据医生介绍,工资按每月发放,补贴按季度结算发放。但去年,补贴直到年底才分两次陆续补齐。而今年,一些补贴尚未到位。

  在通报中,富源县基本公共卫生补助资金的拨付率为43.69%。一位富源县辖区内工作的乡村医生告诉记者,截至目前,每个月仅收到了600元的工资款项,2019年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与药物补助尚未收到。

  ■ 讲述

  乡村医生:补助未到位对生活造成影响

  在曲靖市辖区内工作的乡村医生李平(化名)主要负责社区内的基础卫生服务工作,卫生所内一共三名乡村医生,主要针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疾病的村民进行每季度一次的检查,以及每年针对老人的体检和针对儿童的疫苗接种。每进行一次工作,按照不同的标准进行补贴。

  “比如高血压患者的检查和管理是每人每次20元,每季度进行一次,如果这个季度有10个人来检查了,当季的补贴就是200元,如果没有任何相关的工作量,这个补贴就没有了。”

  由于李平所在的社区卫生所没有设置医疗服务,因此并没有基础药物补助的拨付。

  李平告诉记者,对乡村医生来说,每个季度管理和服务患者数量决定了每年的收入。虽然他所在地区村民数量超过1000人,但每个季度前来进行慢性病检查的大约在100人左右。

  “因为像慢性病主要重在预防,国家目前也提倡这方面的基础卫生服务,但是村民很多都不理解,有人觉得自己买一个电子血压仪就能测,不必要到村卫生所检查。”由于村民对基本卫生服务的不理解无形中增加了乡村医生的工作压力。很多时候,乡村医生需要入户为村民进行慢性病检查,经常遇到的情况是白天家里找不到人,村医不得不在晚上进行检查工作,在值班时间外进行加班。

  李平此前曾在当地一家公立医院就职,考虑到需要照顾孩子,他才在两年前决定到就近的社区任职乡村医生。但如今,补助不到位对她的生活造成了不小的压力。除了日常开销,李平还需要个人承担医疗保险、养老保险等保障性支出。记者采访了曲靖市富源县辖区内的一位乡村医生,他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他表示,包括他自己在内的许多乡村医生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还会“兼职”其他工作。就他个人而言,还会通过卖药、经营农产品销售更好地保障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