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致信债权人:想还债回国、做成FF 将为债权人打工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1-11 10:11:46
浏览

  11月11日,记者从一位贾跃亭从债权人处获悉,乐视网(300104)、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创始人贾跃亭致信百余名债权人,称自己是乐视生态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

  “正是我所犯的三大致命错误造成乐视体系的失败,继而导致大家的债务无法及时偿还,我深感抱歉和愧疚,同时我也衷心感谢大家多年来的理解和支持,我会更紧密地与大家沟通,共同解决问题。”贾跃亭称。

  贾跃亭表示,在美国期间,时刻不敢忘记的两件任务,一是还债回国,另一个是把FF做成。

  贾跃亭称,“我竭尽全力通过多种方式陆续偿还了超过30多亿美元债务,待偿还债务约36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对于做成FF,贾跃亭认为是还债的前提。

  贾跃亭是乐视系以及FF的创始人。2017年,乐视体系陷入资金链危机,当年6月26日,招行向上海高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乐视系公司及贾跃亭夫妇12亿资产,随即贾跃亭避走美国,将个人精力转向了其投资的电动汽车初创品牌法拉第未来,但承诺对国内债务尽责到底。不过,法拉第未来也持续处于资金紧张的状态中。

  今年10月,贾跃亭宣布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chapter 11),称将把全部资产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股权。

  10月25日,平安银行(Ping An Bank, Ltd. Beijing Branch)、中国民生信托(China Minsheng Trust Co., Ltd。)、江阴海澜投资(Jiangyin Hailan Investment Holding Co., Ltd。)、Shanghai Leyu Chuangye Investment以及Shanghai Qichengyueming Investment Partnership Enterprise 成为债权人委员会委员。

  在此封公开信中,贾跃亭进一步对选择了个人申请破产重组,而不是选择个人破产清算(chapter7)做出说明称,“虽然在做完重组后我将一无所有,但这对各方来说也是唯一的且是最佳的方案。当然我也可以选择更容易的个人破产清算方案Chapter 7,我也可以合理合法的‘赖账’,但后果就是债权人只能得到极少部分债务偿还甚至血本无归,我也会永远丢掉了对债权人尽责到底的承诺。所以当有人提出这个建议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不过,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申请之路仍需要获得债权人方面的支持。

  贾跃亭在信中称,“当前,FF的B轮股权融资虽然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如果不能快速解决债务问题,将会对融资目标的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期待能与债权人委员会和全体债权人一起讨论我的破产重组提议,以尽快落实方案,彻底解决我的个人债务问题。”贾跃亭表示。

  贾跃亭简单回顾了自己的创业生涯称,“二十年来,作为从山西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走出的创业者,我经历了很多次的成功和失败,尤其是从创立互联网生态模式到乐视生态的瞬间崩塌,让我从人生的巅峰跌落到全世界欠债最多的‘老赖’,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如此。 面对这样的至暗时刻,一些朋友包括债权人甚至担心我是最有可能自杀的人。”

  对此,贾跃亭称,“活着是一种责任,活着就有百万种可能,活着你的故事就没有结束,就能还债、就能回国、就能把FF做成、就能实现梦想。 ”

  在信中,贾跃亭表示,邀请债权人于11月25日到访FF参加债权人大会,与债权人沟通FF的融资和IPO规划、短中长期战略规划及进展以及参与FF91试乘,并当面向债权人道歉。

  贾跃亭再次表态称,会“尽责到底”,“虽然我将在今后的几年内为全体债权人打工,但同时也是为我热爱的梦想打工,我坚信这是最正确的选择。我会对债权人尽责到底,对FF尽责到底,我相信我们能成,希望所有债权人能给我这个机会,允许我用行动兑现今天的承诺。”

  附:贾跃亭给债权人的一封信

  还债回国和把FF做成是我时刻背负的重任

  尊敬的各位债权人:

  我是贾跃亭,乐视生态一夜崩塌的第一责任人,人们眼中的“老赖”。正是我所犯的三大致命错误造成乐视体系的失败,继而导致大家的债务无法及时偿还,我深感抱歉和愧疚,同时我也衷心感谢大家多年来的理解和支持,我会更紧密地与大家沟通,共同解决问题。

  在美国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时刻不敢忘记所背负的两大重任:一个是还债回国,我竭尽全力通过多种方式陆续偿还了超过30多亿美元债务,待偿还债务约36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另一个是把FF做成,我深知这是彻底还债的前提,巨大的压力让我丝毫不敢懈怠。几年来,在打造下一代智能互联网汽车以及全能汽车机器人的理念指引下,FF 91量产仅剩临门一脚,FF 81也完成了产品定型,产品技术变革性和领先性得到了行业内外的广泛认同,累计申请专利近1500件,去年更是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汽车公司。

  过去两年来,我一直和国内两家顶级律所以及债权人反复讨论,致力于通过把我个人所持的FF股权转让给还债信托的方式解决债务问题,但由于一些中美法律壁垒,以及极个别债权人置全体债权人利益于不顾,对我个人所持FF股权的恶意冻结和试图低价拍卖的行为,给还债信托的成立甚至FF的B轮股权融资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为了保护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彻底还债,并加快FF股权融资进程,我主动选择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并将在法院禁令解除后把全部个人资产转入债权人信托。当前,FF的B轮股权融资虽然已经取得了不错的进展,但如果不能快速解决债务问题,将会对融资目标的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期待能与债权人委员会和全体债权人一起讨论我的破产重组提议,以尽快落实方案,彻底解决我的个人债务问题。

  虽然在做完重组后我将一无所有,但这对各方来说也是唯一的且是最佳的方案。当然我也可以选择更容易的个人破产清算方案Chapter 7,我也可以合理合法的“赖账”,但后果就是债权人只能得到极少部分债务偿还甚至血本无归,我也会永远丢掉了对债权人尽责到底的承诺。所以当有人提出这个建议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The hard way is my way。与彻底赖掉债务的破产清算相比,哪怕破产重组难度更大、责任更重,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它。对我而言,比起金钱上的回报,彻底还债、恢复声誉、把FF做成实现梦想才是我下一阶段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标。尽管没有了FF股权,但我依然会全力以赴。

  在我申请个人破产重组的消息传出后,很多朋友发来关心的信息,并让我说点什么,其实我屡次提笔,百感交集。 二十年来,作为从山西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走出的创业者,我经历了很多次的成功和失败,尤其是从创立互联网生态模式到乐视生态的瞬间崩塌,让我从人生的巅峰跌落到全世界欠债最多的“老赖”,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如此。 面对这样的至暗时刻,一些朋友包括债权人甚至担心我是最有可能自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