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刻得科创板注册“难产”

山花新闻网综合 刘 欣2019-12-04 16:34:37
浏览

  作为新经济时代比较普遍的股权结构,同股不同权在A股仍未能破冰,而市场将这一厚望寄予了科创板闯关企业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刻得”)。在今年10月8日提交注册申请之后,优刻得的注册进程就一直备受关注,更被市场视为A股同股不同权的破冰之旅。但距离提交注册已近两个月,优刻得却仍未注册生效,公司的注册节奏已明显落后于正常企业,这也不免引发了市场的诸多猜想。

  提交注册申请已近两个月

  提交注册申请已近两个月,优刻得却仍处于证监会“进一步问询”状态,公司科创板注册出现“难产”。

  据了解,优刻得在今年9月27日上会获得上交所上市委的通过,之后公司在今年10月8日提交了科创板注册申请,但至今已时隔近两个月时间,优刻得注册申请仍未生效,节奏明显慢于其他科创板企业。

  截至12月3日,上交所官网显示共有71家科创板企业提交的注册申请生效,从上述71家企业来看,大多数企业在提交注册申请半个月之内就获得了证监会的“认可”,即注册生效,快则在3、4天就注册生效。诸如,在11月26日新获证监会同意注册的两家企业聚辰半导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辰股份”)、嘉必优生物技术(武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必优”),其中聚辰股份在11月4日提交注册,在11月15日便获得证监会同意注册,时隔不足半月;嘉必优则在11月11日提交注册,公司在11月15日便注册生效,时隔仅4天。

  在上述71家企业中,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即使注册生效较慢的企业也多在一个月之内便获得了证监会同意注册,类似优刻得近两个月未有结果的情况实属罕见,但也曾出现过一例,即佰仁医疗。佰仁医疗在今年9月3日提交了注册申请,但在11月7日才获证监会同意,时隔超两个月。

  对于优刻得此次注册“难产”的相关问题,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可能由于两点原因,一是优刻得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有待进一步观察;二是优刻得是A股首家同股不同权的企业,属于证监会层面重大无先例案件,证监会在进行该公司注册时,可能会更加谨慎,内部也需要履行更多的流程。

  欲冲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

  继小米2018年破冰港交所同股不同权之后,A股同股不同权何时破冰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作为科创板受理、过会的首家同股不同权企业,优刻得被寄予厚望,若能成功上市,将成为A股“同股不同权第一股”,对A股市场意义重大。

  根据优刻得招股书,公司采用特别表决权结构,即俗称的同股不同权,共同实际控制人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三人持有的A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其他股东(包括本次公开发行对象)所持有的B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的5倍。

  在设置特别表决权之前,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三人合计持有的表决权比例为26.8347%;设置特别表决权之后,三人合计持有的表决权比例上升为64.71%,季昕华、莫显峰及华琨对优刻得的经营管理以及对需要股东大会决议的事项具有绝对控制权。

  实际上,为了铺路同股不同权公司上科创板,在今年4月证监会也对《上市公司章程指引》进行了修订,对存在特别表决权的公司明确采取了包容态度。投行人士王骥跃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同股不同权已经是新经济时代比较普遍的股权结构,纽交所、纳斯达克、港交所都认可。如果信息披露到位,中小投资者利益保护机制完善,A股允许股权表决权差异公司上市,是对实际经济发展创新的尊重。“优刻得若能够尝鲜同股不同权,也是A股的一个大进步,能够为后续更多的同股不同权公司上市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王骥跃如是说。

  近期,港股再新增阿里巴巴一家同股不同权企业,也为港股市场增添了活力。

  2019年业绩存大幅承压风险

  在今年上半年净利大幅下滑超八成的情形下,优刻得也提示称,公司存在2019年全年及以后年度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

  据了解,优刻得是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是通过可信云服务认证的首批企业之一,通过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服务,其中公有云是报告期内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2016、2017、2018年优刻得公有云的业务收入分别为4.72亿元、7.64亿元、10.11亿元,分别贡献了91.43%、90.97%和85.15%的营业收入。

  财务数据显示,在2016-2018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优刻得实现净利润分别约为-2.11亿元、5927.99万元、7714.8万元以及778.44万元,其中优刻得在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84.31%。

  对于今年前三季度业绩,优刻得还没有进行明确披露,但根据公司彼时发布的业绩预告显示,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净利润约为1000万-1200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84%-86%;当期对应预计实现扣非后净利润更是仅有130万-150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98%。

  优刻得在注册稿中表示,导致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的因素包括主要产品降价、固定资产成本上升、下游互联网行业增速放缓以及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上述因素在短期内可能进一步持续,公司2019年全年以及以后年度存在业绩持续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

  另外,优刻得此次闯关科创板选用的标准为“预计市值不低于50亿元,且最近一年营收不低于5亿元”。优刻得表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下滑幅度较大,可能导致初步询价后计算出的总市值低于50亿元,公司存在发行中止的风险。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优刻得方面发去采访函,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

(责任编辑:解絢)